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話種

----- Translated by 梁金連 (Liang Jin-Lian) and published on Tuesday, August 1, 1989 in Qun-Sheng Daily (群聲日報), page 11. Personally, I don't like the "material things" mentioned in this story, but I very much enjoy the "spiritual things" in it.

這也許是安南古老的傳說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

宏邦朝第四位國王在位期間,住了個姓高的中國人,生有二子,分別叫作「耽」與「琅」。雖不是孿生兄弟,長相卻好比兩顆水滴,一模一樣,連親娘都可能弄錯。兄弟倆都十分俊美。而且兄友弟恭,總是出雙入對,形影不離。

沒想到年紀還小,一場大火便毀了他們全家:所有家當燒個精光,父母也不幸罹難。眼見家破人亡,無依無靠,兄弟倆只得一起離鄉,到外頭找工作。巧得很,他們來到一個姓倫的人家。倫先生人很好,又認識耽和琅的父親,便收留了他們。由於本身沒有男孩,僅有一女,倫先生很喜歡這對兄弟,將他們視同己出。

不久,這位中國人想把女兒許配給其中一位。女孩麗質天生,兄弟倆都深為所動。而女孩她,因為他們外表、內在都如此相像,實在難以取捨。更何況,兄弟倆情同手足,互敬互讓,連自己心愛的女孩都肯交給對方。

為解決難題,這中國人叫女孩設宴款待青年,希望由餐宴當中,發現「解決兩難」的法子。首先,女孩依照父親吩咐,端出兩碗熱騰騰的稀飯,連同筷子一雙,交給兄弟倆。那當弟弟的毫不遲疑,拿起筷子就恭恭敬敬交給了哥哥。於是,哥哥耽被選作倫家女婿。

弟弟一來深愛兄長,二來想盡本分,很快便壓抑住對女孩---目前的嫂嫂---那份日漸濃厚的情意。

倒是耽,整個陶醉在新婚的喜悅裡,生平頭一遭,把血統所繫的人給忽略了。被遺忘的琅,嚐到前所未有的孤寂之苦。事實上,他比誰都難過,因為他對兄、嫂的愛,是那麼強烈而純潔。然而,新婚的一對,耽樂之餘,何曾留意!最後,琅再也忍不住了,有天清晨,他悄悄地離開三人所住的房子。

他走得好遠好遠,最後來到一條渡不過的河。他在河岸上歇下腳來,沉思著自己不幸的命運,竟然一命嗚呼。琅死後,變成一塊色白質鬆的石頭。

而耽發現弟弟失蹤,立刻心中有數;他為自己的私心悔恨交加,開始四處尋找。走了幾天之後,他也來到那條河流。筋疲力竭,不支倒地,正好傾靠在那塊石頭旁。一眨眼工夫,他也幻化了,化作一棵筆直的樹,樹稍有成串的葉,葉叢下結著累累的果實。

他的新娘,見不到夫君,方寸大亂,也跟著出門探尋。她一路來到那棵樹下,體力耗盡,抱著樹榦免得跌倒。她想念丈夫,不停地哭,終於憂傷過度.........她幻化作一株爬藤,纏繞著那棵樹。

當地居民受到托夢,便建塔紀念這三位不幸的人。並在牆上刻寫了「昆地一體、夫妻同心」幾個字。

後來有一年,發生大乾旱,草木枯的枯、死的死,唯獨那棵樹及其蔓藤,在一片荒涼中依舊綠意盎然。奇蹟消息傳開,各地湧來朝拜的人潮。

國王也親自造訪該塔。村民向他描述三人幻化的過程,他深受感動,問左右參謀如何確知故事的真假。沒有人能作答。

最後,德高望重的司法大人對國王說:「陛下,想確知某幾人是否關係密切,可取些他們的血,擱在碗裡攪拌。如果攪拌後能交融凝結,答案便是肯定的。也許,我們可如法炮製,把爬藤葉子、樹上結的堅果,和石頭碎片一起軋爛,做類似的試驗。」

這建議獲得採納:石頭加熱,碎製成白色粉末;藤葉及堅果碾碎,並與石粉攪和。結果呈現出美麗的深紅色,宛若一種單純的物質。這證明了村民的傳說真實可信。

大臣奏請國王詔告天下,將這兩種植物廣為栽培。不久全國各地都種了。人們管它叫做「阿熱卡果」和「檳榔葉」,所產的東西,就成了友誼兼愛情的象徵。隨即,有人把果實切開,加上一點石灰糊,裹在檳榔葉裡。他們發現,把這種東西放入口中嚼,有股清新、提神的味道。

剛開始嚼這種東西,或覺有點苦澀,或覺有點頭暈。但那些嚼上癮,樂於此道的人,卻激賞它甘甜中略帶苦澀的清新香味。此「混合物」的調製,漸為人所接受;而大夥兒一同嚼食,更是引發談話靈感的最佳方式。因此,請遊客吃檳榔,已變成越南傳統的一部份。

(註:本文譯自 S. S. Duna 的「諾亞與金龜」一書,該書收集東、西方故事十四篇,本篇排列第七,原題 The Seed of Good Conversation,文中凡朝代名及人名皆採音譯,蓋譯者不諳越南史也。)

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

樓外一章

---- by 木咕 (Muku, or Mookoo, one of my pseudonyms) and published in Jiashi-Qingnian (嘉師青年) on May 24, 1974.

丟下了鋼筆、簿本,你幽靈似地跨出七O三寢室,沿著通往曬衣場的樓梯拾級而上。

「先洗個澡吧!」你對自己說:「《英文選》裡頭,成堆的生字難詞攪得我心好煩!」

「嗨!好美的一幅黃昏!」上了陽台,你一眼就瞥見金黃色的陽光,把陽台上風動的『萬國旗』照得發亮。樓以外的世界變得如此生動而美妙。你禁不住暗暗驚喜.........

「對!好久好久沒看日落了。如斯美景,應當攫住。」

於是你未走向曬衣服的地方,而直接走近陽台的邊邊。將身體胸部以下的部分,緊貼於水泥短牆。視線急速轉向四面八方,並且在天邊與眉睫間來回掃遍!

向晚的風涼涼的,卻很熱情地狂吻你的面頰和髮絲。

佇立在這三樓頂上的陽台,你的視野是多麼遼闊啊!樓下是道久經風吹、雨打、日曬的灰色圍牆;圍牆外便是通往阿里山的,獨一無二的小鐵道;鐵道對面有棟未完成的房子。遠處,廣漠的綠野,零星地點著幾戶矮茅屋..........更遠處,若隱若現的青山----它矮得幾乎低於地平線.........

都變了樣啦!你敏感地察覺到它們都不同於往日。「不過,若要我說出差別在哪兒,我很可能會說不出口。」你想。你猛一抬頭,發現天空有成千上萬的雲片在游動。夕陽已幫它們穿上繽紛亮麗的衣服!

「它不再是記憶裡的天空,它不再泛白了。」

你剛把頭低下,又重睹通往阿里山的小鐵道。不知哪個小伙子說的:「在嘉義唸五年書,阿里山竟不曾一遊,可惜啊可惜!」當時你也頗有同感,可是現在想來,卻覺得有些可笑!好久以來連步出這幢樓子都懶得。談什麼登阿里山?豈不笑話!

小鐵道往兩頭延伸著,你無法看見它的端點。

「它該是對於人生的一種詮釋吧.........」你不經意地冒出這一句。想著想著,突然對那一陣子的自我緊鎖感到無限悔恨。至今猶不明白真的為什麼,你會淪為十足的『樓中人』,對外界的一切產生懷疑、厭惡、和誤解。

「真要命!」你回憶起那一陣子的生活:「我憑什麼將電線桿比成古董、把尤加利樹喻作疲憊呢?我為什麼恁般消極?哦哦!真荒唐透頂。可恥極了!」

恨不得將那段『記憶』一腳踹得稀爛,踢得遠遠。

你忽地記起前兩天她寄自文化城的《菜譜----年年如意》。可不是嘛!她信中寫道:「誠如《菜譜----年年如意》中所言:『......要使我們的生活甜美就得加入一茶匙好情緒,一點點樂趣,一撮荒唐,洒一些遊玩及一滿杯快樂的心境.........』」

她是個積極的女孩子。她寄給你的《菜譜----年年如意》這篇文章,據稱是抄自《標竿》雜誌的。她的積極進取足以讓你相形見絀。好在,現在你也懂事多了。懂得自我多方培養愉快的心境,與激勵進取的精神。

「我是個擁有小樓,而後,又能時時步出小樓到外面逛逛的孩子。」你在心底吶喊著。衝向那由黃轉紅的夕陽。回過頭來,『萬國旗』依舊飄呀飄的。

看了這些『萬國旗』,你想起你是取衣服來的。但另一個美而善的名字卻更有力地閃入腦際:『止善齋』。啊!你腳下踏的這幢寢室大樓便叫作止善齋。止善乃臻於最完美境界的意思。然而要真的止善,恐怕還得走出此樓的外在界定呢!你已經更清楚地看到:樓的外面有小河、有樹林、有一切大自然之美的象徵。

「當我置身於樓閣之中,可望及的外界是窄小的。單憑室中那幾扇小窗,我能看見什麼?......我不是將電線桿、尤加利樹看作是古董與疲憊的誌號,就是把太陽光誤會成『美不可倖得之物』,多可憐啊!」

說老實話,對樓外世界的嚮往之情,你是早就有的。那一陣子,你何嘗不想一腳踢開煩惱,突破自己?----你早就想把自己開朗起來,好試著接近一些偉大的靈魂哪----你曾經對自己的寡聞孤陋羞愧得無以復加。因而你曾好幾次一口氣買了一、二十本書,包括小說、論述、和傳記。多為翻譯之作哩。你企圖在書中提升自己,富裕自己。

而對那些大音樂家、大美術家,乃至當今一代大文豪的名字,你更希翼一一去認識和瞭解他們,然後牢記於心底。諸如什麼音樂家神童莫扎特、鋼琴詩人蕭邦、德國民族歌劇建設者韋伯.........什麼文藝復興三傑,以及什麼古典派、浪漫派、寫實派、印象派.........什麼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等等。

「嗨!真絕透了!」你暗自好笑,那一陣子也許真的出乎好奇,也許一顆虛榮心作祟,你成天整夜看名畫、聽名曲、讀名著。你蠻以為這樣可使你自『窄樓』中解脫出來,成為高貴的人。然而,你並沒有。

「當然,這是天經地義的,」你對自己說:「樓中人感到樓外世界的遼闊,難免會顯出自我的渺小。這又怎能怪我之淪為十足的『樓中人』,日日戚嘆不已?」

「事實上,這話未必正確.........」

想著想著,你想起另一件可笑的事。老同學禎來信說:「咱們這幾個『活寶』之中,你最神祕了。廖老師說你最神秘,而且『道行』也最深.........」禎還強調日前在某報看見一篇你的文章,欣喜若狂;讀後很受感動;可惜他平日呆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很少閱讀報章雜誌,否則不知會有多少你的歡愁讓他分享呢!

天曉得,你投過多少稿。說得好聽些:你缺乏那種爽朗、豪邁,能夠將自己坦然表露於人的氣質。說得正確些:你與人之間,畢竟還存在著一道無形的牆。唉!

「不過這也無能為力,因為我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名作家。我不適合寫文章。世代務農的家庭背景使我覺得,我永遠該是神農氏的兒子。.........」

「鬼理論!呸!」你陡地反抗起來。反抗你自己。你是那麼的會把自己的一切理由化。這真是你最大的缺點。你必須儘早革除這種可笑的想法啊!不但如此,你誠應該再一次步出窄樓,多方找尋你的興趣!

嗨!是的。你已經在這一點致力了。那天晚上,你不是「自動」登記要到省嘉中觀賞『德國歌劇』嗎?

「這種不加翻譯的歌劇,」出發前,你告訴自己:「我雖無法聽懂,但我要開闊眼界;我要憑直覺從劇中人的表情去了解,去捕捉一些什麼。我要一睹樓外世界的美和真!」

於是你加入觀賞行列。你靦腆地說這次觀賞乃是『盲人觀劇』;事實上,你並不如你想像的笨拙,而《費加洛的婚禮》與《魔彈射手》(註)的確也教神農氏的兒子深受感動。啊!特別是《魔彈射手》演到馬格斯午夜前往野狼谷鑄造魔彈的那一剎那,真把你整個愣住了。----日後回到山群中的家鄉,面對峻峭的山壁和蠻荒林叢時,這些『影像』將帶給你更神祕的幻想!

哦!家在遙遠的山的那邊!你此刻極目展望,也僅僅望見山之輪廓的份兒!哦哦!那忽隱忽現的遠山幾乎矮於地平線呢。地平線已吞去了大半個太陽。「該去洗澡了吧!」你愕然驚醒似的,轉身走向曬衣服的地方。這時候,『萬國旗』不再飄動如初了。

(註):為慶祝德國歌劇電影節,民國六三年三月十四日晚,省嘉中禮堂放映這兩片歌劇錄影,免費供人觀賞。

    -------- 1974.5.24 刊於 嘉師青年 第 12 期

2010年6月26日 星期六

值得紀念的六二六:共 4 組

圖片編號:001
2010年 6 月 26 日(週六)是個蒙主祝福、特別喜樂的大好日子。
We came to The Advent Episcopal Church (located in St. John's University) on June 26, 2010.


As you can see, there was a wedding taking place here.
我們打從台中搭巴士北上,來參加好友(或好友的兒子)的婚禮。




圖片編號:002
「聖公會降臨堂」---美輪美奐的教堂座落在「聖約翰科技大學」校園裡;
依我之淺見,建築上最具特色的應是入口處的「聖靈池」及
下圖所示之藝術造型:「雅各天梯、上達天庭」。


Church arts!
Church arts!

May everything we've made (or done) is pleasing to you, O Lord!




圖片編號:003
My good friend Dr. Philip Ho's son was getting married on this beautiful day.
Like many of my colleagues at St. James', I came from Taichung to attend his wedding.










圖片編號:004

In the meantime, we met our new teachers
Rusty and Marcela, who came from the U.S.
to help us in our summer camp at St. James'.





2010年6月25日 星期五

"Biye Luxing" Shuominghui

#2010-0625

Zuowan, Sheng-Yage yuangong-luyou shuominghui zai Yage Lou yi lou juxing. Laopo ye lai canjia le.

Ta yuanben yagenr buxiang canjia zhetang "Guilin-Yangshuo 5-Ri You". Ta shuo: "Guilin-Yangshuo women quguo la!" Meicuo, 10 nian qian, women zule yige "qinshu-tuan" -- chengyuan baokuo wode fumuqin, tade fumuqin, womende erzi; yiji wode didi han dixi; tade jiejie, jiefu, han jiefu de mama (women chengwei "qingjia mu" de) dengdeng. Wo youdian wangle jutide xingcheng, jin jide yilu wan de hen yukuai; tebie shi, xingzou yu shanming-shuixiu de gege jingdian, jijia ren youshuo-youxiao, hele-rongrong, fangfu "zhi-shen xianjing er hunran wang-wo ye"! (置身仙境而渾然忘我也)

Er zhe yici, wo jieshou yaoqing, baoming canjia Sheng-Yage de yuangong luyou, jinguan jingwu-ijiu (景物依舊), xianran ke jian ren-shi yi fei (人事已非). Wode yuefu (Laopo sisi-niannian de baba) yi buzai renjian le. Huoxu, zhe shi ta bu yuanyi canjia zhetang luyou de zhenzheng yuanyin -- ta bu mingshuo, er wo que "fanxiang sikao" guli ta yitong baoming canjia. Wo shuo: "Buguan shi-bushi jiudi-chongyou, fanzheng, women yi yueding, mei ge yiduan shijian, zongyao yiqi chuqu zouzou de! ...... Juli shangci chuguo [dao Yiselie, Aiji, Yuedan] yijing you yi-nian-ban la!"

Ta zhongyu tongyi gen wo yidao qu Guilin-Yangshuo.

A! Wo dacong Nantou Gaoshang tuixiu, bian dao Sheng-Yage lai fuwu, zhayan zhi-jian yi kuai 3 nian le. Wo canjia zhetang "Guilin-Yangshuo 5-Ri You", guran shi yinwei "Guilin shanshui jia tianxia, Yangshuo shanshui jia Guilin" (桂林山水甲天下, 陽朔山水甲桂林), ye yinwei zhetang yuangong zhi lv, zai wo xin-zhong, yiran jieding wei likai Sheng-Yage qian de zuihou yici, zheng ke yi "wode biye luxing" xingrong zhi!

Zhiyu weishenme yao likai Sheng Ya-ge, qi-zhong bi you yuangu! Guqie yi Yingyu "for some personal reasons" zheyang yige pianyu lai tangse ba! (Yihou zai shuo!)

- - -

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褲子及其他

----- by 帆影 (Fan-Ying, one of my previously used pseudonyms) and published on Thursday, May 30, 1974, in Taiwan Fu-Kan (台灣副刊).

* 褲子 *

我穿了一件西裝褲。我是試著穿一穿的,因為明天要到曾文水庫郊遊,如果它穿起來合適的話,我將穿它。當我穿著它到餐廳吃晚餐,吃過晚餐走回寢室,再從寢室走向教室的時候,我發現:不少同學都對我投以驚訝的一瞥。那些認識我又與我極其要好的,則向我吹口哨,說一些「今晚上哪兒去呀?」「做哪個妞兒的生意呀?」之類的話。我猛搖頭,笑著否認他們所有的猜測。我想:如果有許多錢,能買更多的西裝褲多好哇!我又想:阿牛、小貓他們穿了西裝褲,大家都不吹口哨,也不說什麼,唯獨對我如此,是否由於我只有一件西裝褲,而平日又極少穿它?

* 相片 *

一身高瘦,一臉憂鬱,除此之外瞧不出什麼奇特的地方。天空泛白得沒有雲;湖面也是,除了幾叢漂泊的萍草......自堤的這邊,透視到彼岸的迷樣的山,看起來只是「咫尺之隔」而已。而這就是背景的全部。背景襯托出一身高瘦和一臉憂鬱!

有誰曉得呢?那相片裡的男孩曾這麼說過:「請好好給我拍照哇,這張是要送給一位『要好的』朋友的。」

* 書的怨言 *

我感到十二分的悲哀。......悲哀中,有些話不得不一吐為快。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好主人。在我沒權主動找你攀談的情況下,你置我於案頭之上,像其他我身邊的伙伴那樣。----看!我的頭、我的肩膀、乃至我整個身子,都已蒙上灰塵了,而我身上的積塵正象徵著貪玩、懶惰等奇恥大辱。我是無罪的(這點我得特別聲明,因為我是無辜的),而你呢?一個滿口誇張、誇張中帶點虛榮的人----我的主人,是多麼可笑和可悲啊!

把我從店裡買回來,你興奮地對同學和朋友說:「小鹿生來就有揀草吃的本能。」你說話的神情在暗示同學朋友們:你還蠻有高明的鑑賞眼光,把我們給買回來了。其實啊!你出賣了我們。.........唉!我實在無多費口舌的必要,而你畢竟是我的主人,我好意思對你發這許多怨言麼?且如果你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話,我的怨言也僅是個「零」。

* 舞池 *

在「止善齋」三樓的通道上,我佇立約莫一個鐘頭之久。初夏的夜色好濃,濃中散發著芳醇的氣味和詩畫般的情調,以至於我陶醉在一份美麗的心境中----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樓底下那邊有一個舞池,天然的,充滿調和氣氛的,一根紅色日光燈和另一根綠顏色的靠在一起,形如倒力的V字。光線泛向四面八方,包括那些跟著音樂婆娑舞動的腳,和我的眼睛。----我看見他(她)們一對對,手拉手,肩並肩,圍成一個大圓圈。

唱機飄出一支支你聽都沒聽過的舞曲。有個年紀稍長的女生在圈中唱著清脆的節拍:「一二三跳,二二三跳,一二三四五六七轉.........」他(她)們的腳步,永遠配合著拍子。樂音快腳步也快,樂音緩腳步也緩。一曲終了,另一曲繼之而起。

黑夜無法吞去他(她)們----我想----只憑那兩盞彩色日光燈便足以驅逐黑夜了。或者那富於幻化的樂音也行。或者單靠他(她)們跳舞時所生的熱也行。

突然唱機飄出一個長長的尾音。我以為舞會就要結束了,不久又響起另一曲來。一切照常。他(她)們照常蠕動著,那兩根倒V字形的燈照樣亮著紅、綠兩種顏色的光。整座舞池洋溢著天真、美麗與可貴.........。

我悄悄地闔上雙眼。霎然之間,一切變了。剛才的舞池消失得無影無蹤,慘黯的夜色中現出一具猙獰兇惡的臉,牠吞噬了他(她)們,吞掉了所有一切。----更慘的是,我無比地恐懼與顫慄,彷彿豪雨傾注那般。

我迫不及待睜開眼睛。唉!幻覺、幻覺、可憎的幻覺!舞池的一切不是完好如初嗎?有什麼不正常的?哈哈,謝天謝地。

        --------- 1974.5.30 刊於 台灣副刊

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

明潭二日(蝴蝶園、纜車):共 4 組

圖片編號:001
走吧!看蝴蝶去!
Let's go and watch butterflies.


親密的母女!
The mother and daughters deeply love each other!



圖片編號:002
形形色色的蝶兒,翩翩飛舞!
Beautiful butterflies, flying/dancing beautifully!








圖片編號:003
搭乘纜車,湖光山色一覽無遺!
The higher you are , the more you can see -- when riding a cable car at Sun-Moon Lake!







圖片編號:004
我們搭了覽車之後,在覽車站旁,拍照留念!
Some more pictures taken beside the cable-car station!







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明潭二日(食、宿):共 2 組

圖片編號:001 (關於 食



2010 年 6 月 20~21 日(週日、週一)我們一行六人(不!連肚子裡的寶貝也算,應該是七人)來個老少同樂、氣氛最佳的「日月潭 1.5 日遊」:

(1) 我們住宿於「日月潭青年活動中心」的柏2小木屋。[見下方;圖片編號:002]

(2) 所謂「民以食為天」,儘管食量不大,我們卻能餐餐飽足,用餐心情愉快無比。


(3) 6/20 晚餐、6/21 早餐,皆在「青年中心」用餐。6/21 中餐,則特地前往埔里「土角厝水上餐廳」享受地方風味美食。

(4) 用餐前,還有專人(其實,就是我和我的兒子)負責照相及錄影呢!






圖片編號:002 (關於 宿


「日月潭青年活動中心」的柏2小木屋。

Notes in English:

(1) The participants in this one-and-a-half-day trip include my mother-in-law, my wife and her sister, my son and his wife, and me, and . . . if I didn't tell you, would you be aware of the seventh person?
[He is my grandson who's still hiding inside of my daughter-in-law.]

(2) Since my father-in-law passed away in Jan. 26, 2010, we've been missing him very, very much. Especially my mother-in-law! She didn't even want to be away from her house for more than half a day! This week we've just made it possible for her to come with us visiting Sun-Moon Lake. We all want to cheer her up, and we'll always be happy to see her happy!


2010年6月20日 星期日

奔飛

----- by 金浪 (Jin-Lang, one of my previously used pseudonyms) and published in Tou-Shang Qingnian (投商青年) on May 15, 1988. It's a shame that there were quite a number of misprints as this poem was published in that magazine.

在星月交輝的夜空下 與妳同行
           我底心
  願

在湖山相映的晨霧裡 與妳同行
           我底心
  願

在廣闊的野外 或
小小的木屋中 或在
漫漫長路 或在 幽幽深谷
          我底心哪
  願       與妳同行

而心之同行 (如蒙首肯)
乃 一止 一靜
乃 一飛 一奔
在不見邊陲的有限空間 並存
     一幕幕美麗的神話
     一曲曲共鳴的聲音

傳聞 那濃密不見出路的相思林
暗藏誘惑的陷阱     而妳
只有一顆心 敢不敢答應
      隨我奔飛入林?

            原本
           我也怕
怕所謂「失足成恨」
畢竟各只有一顆心 一顆心只能
幻化作一隻小鹿 與另一隻同行

        妳底另一隻呢
        我底另一隻呢

今夜 莫非我已醉 趁星月交輝
教我底思念恣意奔飛
        奔離這個世界
飛入湖山相映的夢裡 與妳同尋
  那神話
  那聲音

            明晨
寧願太陽慢點昇起 若要昇起
最好早些照出陷阱 教小鹿清醒
  安全返回 不再奔飛 . . . . . .

    ----- 1988.5.15 刊於《投商青年》第 25 期,可惜排版錯誤甚多!

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Qianwan Bie Shengqi, Qin'aide!

#2010-0619

Qin'aide! Qianwan bie shengqi, na zhibuguo shi pian jiu zuopin. Kuangqie, shi suowei "wenxue chuangzuo" de lianxi bale. Xiangxiangli huoxu cunzai qi-zhong, dan, ni ye zhidao, wo yizhi yi nide ganjue wei zhong. Kan ni nanguo, shangxin, wo qianbaige buyuanyi. Xiwang ni zhenzheng liaojie wo -- shizhi-shang, wo congwei "benfei" guo, yitian dou meiyou; wo yizhi dou shou zai ni de shenbian ne!

Wo yi jiang na pian "Benfei" yichu. Chufei ni buzai jieyi, fouze ta jiang "shichen-dahai', yongyuan buzai fuxian yu wode buluoge-li. Zhe shijie-shang, wo zui "care" ni -- Ni dong ma?

[Te xiang laopo daoqian; qishi, bushi daoqian, ying shi shuoming caidui!]


- - -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小傢伙(會玩、會吃、會飛、會唱歌):共 3 組

圖片編號:001
走在山路上
常常看到牠
但不確定牠叫什麼

由於近視加老花
牠在玩啥
我也不清楚

What are you playing with?
Is it your hunted game?

Are you going to swallow it
after you finish playing with it?



圖片編號:002


Oh, I know this bird.
It is called "swallow."

This swallow is not swallowing anything.
But she's just standing
high up there, singing!

這隻是什麼鳥
我倒是很明瞭

牠轉頭 理理背部的羽毛
順便 清一清喉頭
便開始引吭高歌

歌聲好聽
不遠處 有同伴
歡欣呼應
  

圖片編號:003
除了七、八隻燕子來回穿梭,
更有滿山的蟬鳴合奏,配合鳥兒的啁啾!

Not only birds but also cicadas are singing
in this particular season,
while I am hiking
in the nearby mountains!